首页| 通辽| 新闻| 财经| 文体| 军事| 文史| 科教| 生活| 消费| 旅游| 视频| 分类
2018年12月6日 星期
第11版:传奇故事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版面导航

第1版
要闻

第2版
要闻

第3版
库伦新闻
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乱世枭雄

(接上期)

弟兄们说:“怎么不香啊?”

雷生说:“你们嘴巴子香了,我的屁股还疼着呢!”

弟兄们说:“你别油嘴滑舌,拐弯抹角地骂人了!”

雷生说:“不是,这是真的,不信,你们看看!”

说着,雷生解开裤腰带,褪下裤子,露出屁股蛋子,被抠的血淋淋的,还没有结痂呢。

原来,雷生夜里假装出去解手的工夫,来到那姑娘房间,他脱下裤子,用屁股蛋子往姑娘脸上一坐,那姑娘刚刚入梦,睡得正香,一下子被惊醒了。突然发现一个大白脸蛋子来和自己贴脸,上去两把给抠了,随后喊起来。雷生噌地蹿出房间,回到自己屋里,钻进被窝假装睡觉了。姑娘连哭带喊,惊动了父母和客栈所有人等,才闹出那一段哭笑不得的故事。

五、胆包天智挟县长

闯重围巧扮渔翁

民国年间,连年战乱,民不聊生。直奉大战,枪支弹药损失很多,遗落民间。还有的胆大不法商贩,勾结军政人物,贩卖枪支弹药,大发横财。所以,民间有枪便是“草头王”了。匪寇纷纷拉起队伍。

塞外青龙(今河北青龙满族自治县)的赵雷生(字文印,绰号灯楼子)拉起一个绺子(就是队伍),既不占山为王,也不在地方骚扰百姓。他们萍踪浪迹,自由来往。出则为兵,入则为民。官府也曾派兵围剿过,但是,连一个人影子也没有抓到。这支民间队伍真是神出鬼没。

有一年夏天暑伏,赵雷生(灯楼子)在家避暑。有一天,迁安县的县长带领一连官兵到关外都山脚下办案,回来的时候,路过西晒甲峪村。正值大晌午,骄阳似火,热得人喘不过气来。晒甲峪村东大路旁边有一片树林。县长命令部下在树林中休息,派部下到村子里联络,想找点水喝。

俗话说,兵匪一家。连年兵灾匪患,闹得民不聊生,老百姓一见到当兵的,荷枪负弹,早就吓得屁滚尿流,撒腿跑了。村里的男子都躲起来了,只剩下老弱病残,县长派去的找水人只好从井里提点凉水回来。士兵喝凉水倒也痛快,那县长乃一县父母官,没有喝凉水的习惯,正在口干舌燥,渴得难受,这时候,突然从村里走出一个农民打扮的人,他头戴草帽,上身穿着一件白绸子汗衫,下身是青布短裤,左手捏着几盏茶碗,右手提着一把南泥茶壶,直奔县长这边来了。

他走到县长跟前,放下茶壶茶碗,深深地鞠了一个躬,说:“不知县长大人大驾光临,小的未去接应,望县长大人恕罪!”说完,又鞠了一个躬。

县长仔细打量眼前这位农民,,浓眉大目,老成庄重,举止不俗,谈吐不凡,必然是个地方士绅或保甲会首。随即问他说:“你是本村的保长吧?”

雷生说:“不是,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。”

县长说:“我们一来,村子里的男人都吓跑了,你为什么还敢待在家里呢?”

雷生说:“这年头,军阀混战,兵匪到处骚扰老百姓,老百姓只要看见当兵的,吓得东躲西藏。在下听说县长大人从此路过歇息,光临蔽村。我想,县长大人乃一县之父母官,抚民爱民,大热的三伏天村里没有人招待,小的泡了一壶茶水,不成敬意,略表小人的一份心思。”

此时,县长渴得嗓子冒烟,正想茶水喝,偏偏就有人送来,眼前这个农民谈吐不凡,县长挺高兴。“咕咚咕咚”连喝两碗茶水。说:“你们这个村叫什么名字?归哪里管辖?”

雷生回答说:“我们村叫西晒甲峪,归双山子镇管辖。”

县长听到“西晒甲峪”四个字,心里一惊,接着又问:“胡子首领灯楼子、赵文印是你们庄人吗?”

雷生向县长点了点头说:“是啊!您认识他吗?”

县长说:“人我不认识,名字耳熟。他现在在家吗?”

雷生看看县长,又看看县长周围的随从,表现出不好当众明说的意思,跟县长递了个眼色。县长会意。县长一摆手,示意身边的随从退下。

雷生悄悄地对县长说:“你们要捉拿土匪头子灯楼子赵文印吗?”

县长说:“我们不是专门来抓他的,如果他藏在家里我们就顺便把他逮扑,押回迁安县衙。”

雷生回了一下头说:“您看,他不是来了吗!”

县长说:“在哪儿呢?”

雷生说:“大人,您朝着我手指的方向看!”

(待续)

文/张国中

2018-12-06
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通辽日报社版权所有
   第1版:要闻
   第2版:要闻
   第3版:库伦新闻
   第4版:要闻·广告
   第5版:特别关注
   第6版: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——庆祝改革开放40年
   第7版:文荟
   第8版:印象科尔沁
   第9版:晨刊
   第10版:教育时空
   第11版:传奇故事
   第12版:文娱
育人20载 收400万字“悄悄话”
旧 碗
无偿献血13年 他被称作“中山献血第一人”
乱世枭雄